生命的意义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励志故事

    
  莉斯·默里8岁乞讨,母亲死于艾滋病,父亲进收容所,为了改变命运,她两年学完课程,考入哈佛。
  
  莉斯·默里8岁开始乞讨,15岁时母亲死于艾滋病,父亲进入收容所,从此默里流落街头。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,她用两年的时间完成了4年的课程,获得“《纽约时报》一等奖学金”,并以全优的成绩考入哈佛。如今,她在全球各地发表演说,激励人们跨越困境去追寻心中的梦想。
  
  苦难家庭
  
  一周7天,俺几乎天天能听到俺们公寓前嘈杂的汽车声。父母几乎整晚进进出出,永无休止。他们对毒品的依赖越来越严重了。
  
  每个月的前六七天,父母就会把救济金花完,一分不剩。没钱了,母亲就会到水槽酒吧或麦戈文酒吧,从各种不同的老男人那里要几美元。
  
  购买一点点毒品最少需要5美元。每次从酒吧回来后,母亲便宜接向父亲汇报:“皮特,俺有5美元。”这时,他们会静悄悄地穿上衣服,偷偷溜出去,以防被睡着的妹妹莉莎发现。
  
  父亲知道,当俺们挨饿时,如果他买毒品被莉莎发现,那将引来无休止的咒骂、侮辱、眼泪和争吵。莉莎的愤怒并没有错。
  
  但对父母吸毒这件事,俺的态度却不像莉莎那么坚决。母亲说她需要毒品来麻醉自己,来忘记童年时期悲惨的遭遇,这些遭遇经常在她脑子里挥之不去。虽然俺不确定父亲吸毒是不是也为了忘记过去不幸的遭遇,但俺知道。如果父亲不吸毒,他将会十分痛苦,…连几天在沙发上痛不欲生地躺着。那时,俺都很难认出他是俺的父亲。
  
  莉莎对父母的要求很简单,她想要的就是好好地吃上一顿饭。这一点,俺和莉莎一样。
  
  但俺注意到,如果俺们一天没饭吃,父母可能已经两三天都没饭吃了。父母总会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告诉俺们——他们无能为力。
  
  他们不会故意伤害俺们。父母没法给俺俺所期望的东西,可俺又怎么能责怪他们呢?
  
  俺记得,有一次母亲在俺生日那天偷了俺5美元,那是奶奶从长岛邮寄给俺的。俺把钱放在梳妆台的抽屉里,准备去杂货店买些糖果吃,可是转眼问计划就泡汤了。母亲看到俺将钱放在那里后,等俺一离开就把钱拿走买毒品去了。
  
  半个小时后,母亲带着一小包东西回到了家。看到她,俺非常愤怒,俺要她把钱还给俺,大声地说了一些极其尖酸刻薄的脏话。母亲没有说什么,转身离开了,俺跟着她继续骂着。俺想,她肯定是想躲着俺,私下里享受她的毒品,但俺错了。俺看见母亲将那小包东西扔进了厕所,在那儿大声地哭着。这时俺才意识到她丢进厕所的是她买的可卡因。
  
  她满含泪水地看着俺说:“莉斯,俺不是个怪物,俺忍不住,停不下来,原谅俺好吗?”
  
  俺也大声地哭了出来。俺们坐在卫生间的地板上相拥而泣。她的注射器就放在马桶水箱上面。俺发现母亲的手臂上布满了针头留下来的痕迹。母亲低声下气地不断问俺同一个问题:“莉斯,原谅俺好吗?”
  
  俺原谅她了。她自己也不想那样做,如果她能控制,她也不会那样做。
  
  流浪生活
  
  在俺的朋友鲍比家,晚餐时俺听到在火炉边上的低声私语,鲍比和他母亲小声地争论那晚是否有足够的食物分给俺。在杰米家门外的走廊上,俺听到她和她母亲的争吵声,又打又闹,只为让俺多住一晚。菲夫家也变得很复杂了,他消失了,去看他的表妹们。他父亲开了门告诉俺,他也不知道菲夫什么时候回来。他们是俺的朋友,而俺这算是什么?“俺需要地方住,您能给俺一盘吃的吗?还有毯子吗?俺是否可以用一下淋浴?您是否还有多余的……”俺就是这样,俺受不了这样。
  
  俺不想再这样,而且这样真的很可怕,因为俺的朋友和他们的家人帮助过俺很多,俺忍不住想知道:他们什么时候就不再帮俺了?到什么份上俺就变得太过分了?他们什么时候开始拒绝俺?俺不能永远这样下去!而且俺想到有一天,俺也许不得不听到朋友们直接拒绝俺的吃饭和住宿要求,他们还特别厌恶俺的自暴自弃。一想到这些,俺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  
  俺害怕自己想象中的被拒绝的时刻马上就要到来。当您爱的人拒绝您时,那会是什么感觉?俺不想知道。俺决定永远都不再这样贪求了。
  
  打工生涯
  
  沈经理让俺们“分片”工作。具体分到哪个街区,根据他对俺们游说水平的评估而定。那些不熟练的游说者,被分到“干巴巴”的区域,那些地方到处是破烂不堪的房屋,而那些熟练的拉票者可以到富人区。
  
  那天,俺负责“干巴巴”的区域,很明显收入会很低。定额是一天120美元。当晚9点半货车来接俺的时候,令沈经理惊奇的是,俺居然赚了240美元! 那天以后,俺被委派到更富浴的街区,俺的收入也持续上张,经常一晚上能达到几百美元。 俺成功的原因很简单——俺不仅常挨饿,而且没有暑假。俺的目的就是要节约每一美元,等到入校学习不得外出工作时,俺电能够度过那漫长的日子。
  
  第一次,俺为自己的生活找到了一个更大的目标:走出贫民窟——那个俺出生的地方。 俺还有一种难以企及的渴望,与全新的环境有关,与俺在那些富人区经历过的繁忙有关——存无尽的沙砾车道上停放的汽车,阳光下绿树成荫的街道L骑车的孩童们……当俺举起写字板,背起装得满满的书包的时候,当俺偷偷体验他们的生活的时候,俺所津津乐道的是:从他们小屋里跑出来的空调的冷风,肆无忌惮地轻抚着俺的脸颊和臂膀。令人激动的是,俺在这里看到的人们的生活完全不同于俺熟悉的模式。俺渴望拥有这样的生活,这深深地激励着俺。
  
  选择希望
  
  俺知道面试的问题一定与俺的申请有关,他们要俺描述一次俺所克服的困难。因为俺已经年满18周岁,再也不受儿童福利机构的监管了。俺在给《纽约时报》写申请的时候,毫无保留地写到自己无家可归。
  
  在面试中,俺说了更多申请上没有写到的情况。俺告诉那些作家、编辑以及西装革履的人,告诉他们有关俺父母的情况,告诉他们俺妈妈卖感恩节火鸡,告诉他们俺靠朋友的救济生存,在楼梯间睡觉,还告诉他们有时候俺会挨饿……屋子里变得静悄悄的,一位打着红色领带、戴着眼镜的男士将身体向前微倾,打破了沉默。
  
  “莉斯,还有其他的情况想告诉俺们吗?”他问道。
  
  俺呆住了。很显然俺应该说一些让人印象深刻且有思想、有深度的事情,那样可以让他们觉得俺获得这份奖学金是实至名归的。
  
  “嗯,俺需要奖学金,俺真的很需要。”这是俺想到的第一件事。听到这句话,每个人都笑了。如果俺能想到一件听起来更复杂、让人印象更深刻的事,俺一定会说的,但是这是俺脑子里唯一的一件事,俺的真心话。
  
  改变人生
  
  热闹的人群中,俺看着邮递员慢慢地离俺越来越近。俺知道他的邮包里很可能就装着那封俺期待的信。焦急和担心了几个月,俺就快等到答案了,它就在俺面前。然而,俺却没有感受到原以为会感受到的沮丧。事实很简单:该写的都已经写在信里了,俺什么也改变不了。当时俺意识到,该做的俺都做了。
  
  上帝赋予俺平静,让俺接受无法改变的事情:赋予俺勇气,让俺改变俺能改变的事情;赋予俺智慧,让俺发现事物的不同……
  
  发生了这么多事之后,俺最终只关注俺能改变的那几个为数不多的生活领域。不得不承认,还有一些事情是俺无能为力的。
  
  俺不能把萨曼莎从她的家庭中拯救出来,但是俺可以做她的朋友;俺不能改变卡洛斯,但是俺可以保留那份友谊,让自己好起来;俺不能治愈俺的家人,尽管俺很想,但是俺可以原谅他们,爱他们。
  
  俺还可以选择努力为自己创造一种生活,这种生活绝对不会被俺的过去所束缚。
  
  看着邮递员越来越近,俺意识到这封信,这封来自哈佛的信,无论里面写了什么,都不会打破俺现有的生活。而且,俺渐渐明白,无论这会儿发生什么,将来发生什么,俺的生活绝对不会被外部条件所控制。如以往一样,俺的努力会决定俺的生活一步一步向前。
  
  俺非常肯定一件事:不管是无家可归的流浪汉还是商务人士,不管是医生还是老师,不管背景如何,只有当俺们赋予生命意义的时候,生命才有了意义。

励志录-lizhilu.cn激励人生,陪伴一生的最好伴侣~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