离开,就不会回来

    毕业三年,阿泉终于决定辞掉着名搜索网站的JAVA工程师的工作,打包行李离开北京。阿泉从JAVA的助理做到工程师,薪资从实习时的两千,飙涨到两万,他从地下出租室搬到了有阳光的...
阅读全文

奔跑在路上

      在部队这些年,几乎每天都在奔跑,记不清跑了多少公里,也记不清在多少地方跑过,只有那年在云南为他跑的步还记得清清楚楚。    他叫潘永兴,是和俺交情极好的一个战友,俺去部队的时候,他已经在那...
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