奋斗也是有惯性的

  大学毕业后,我有过一段短暂的教师经历。  那是一家私立中学,朝七晚七,中午休息一小时。也仅有这一小时,学校的大门是敞开的,学生和老师能出去“放放风”。
阅读全文

给明年依然年轻的俺们

今天是22岁的最后一天。几个月前,俺从沃顿商学院毕业,用文凭上“最高荣誉毕业”的标签安抚了已经年过半百的老妈,然后转头辞去了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,跟一家很受尊敬的公司、还有150万的年薪道了别,回到了上...
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