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过是流着眼泪吃着肉

    7月中旬大学毕业后,我来到望京工作,离家不算远,坐一个小时的地铁,但下了地铁到单位还有将近五公里的步行距离,好在望京这一片有非常发达的三蹦子市场,北京俗称蹦子,就是那种烧油...
阅读全文

无法不对您残酷

      弟弟第一次到北京读大学的时候,与俺是同样的年龄。在父母的眼里,17岁,只不过是个孩子,而且,又是没出过县城连火车也没有见过的农村少年。母亲便打电话给俺,说要不您回来接他吧,实在是不放心,那...
阅读全文

蹩脚的歌唱家

蹩脚的歌唱家声练声直到半夜,邻居敲墙壁向他表示抗议。歌唱家气愤地大喊:都一点钟了,还往墙上钉钉子,你不觉得太不是时候吗?  两个傻瓜在一起吃腌鸭蛋,一个惊异地问:为什么这个蛋这么咸?另一个说...
阅读全文